企业快报
北极光邓锋:商业敏感度比技术创新更重要
发布时间:2017-02-22  文章来源: 本站  浏览:709

测试2.jpg

早年他与两位好友一手拉扯起来的公司Netscreen,在美国创造了40亿美元的并购神话。如今当他转身做投资,带领北极光创投迅速跻身于国内一线投资公司之列。




我们后面登陆纳斯达克也并非一帆风顺。最初是财务管理方面存在缺陷,审计未过关。经过1年的调整,做好财务管理后,又适逢「9·11」恐怖袭击事件……


做企业,技术创新固然很重要,但我认为,商业的敏感度更重要。而且,越到后来,越发现对市场和客户理解的重要性。


02 我是这样做投资的


我认为一个好的创业切入点通常具备三大特征:

· 市场已经存在,

· 规模比较小,

· 同时又高速增长。




2005年,我从硅谷回国,创立了北极光创投公司。截至目前,北极光创投已募集三只人民币基金和三只美元基金,完成了对国内60多家公司的投资,投资组合中的知名企业包括展讯通信、汉庭酒店、开心网、维络城等。


· 最重要的是创业者的价值观;

· 其次是创业者的学习能力,尤其是快速学习的能力;

· 最后才是创业者的经历和经验。

在考察创业者的时候,我会看他的办公室有多大,他同事的办公室有多大。他和同事交流的时候,是不是经常打断同事的话。有时候我也会当着他同事的面,故意问他一些刺激性的问题,看看他在压力之下是如何反应的。


正是由于对尽职调查的重视,我做投资不仅行业比较聚焦,地域也很聚焦。举个例子,如果让我去投江西的一个农业项目,我第一个反应是不投。因为我在那里没有熟悉的人。所以我只投能够做尽职调查的人。


到2005年回国创业时,我已经在美国待了15年。当初回国创业,我同时面对着三方面的挑战,即从企业家向投资人角色的转变,从美国市场到中国市场的转变,以及不是做外资风险投资的中国公司,而是做自己的创投基金。虽然苦难重重,但我始终坚持自己选择项目的价值观,即做Farmer(农民)而不是做Hunter(猎人)。






所以从这个角度而言,作为CEO你要把最好的人招来并留住,用小团队取代大兵团作战便是一种对管理的创新,但实际上这也是一种商业模式创新。


我之前创业之所以能够成功,有很多幸运的成分,但后面总结起来,还是当时自己对人的问题解决得比较好。我们公司有不少清华最优秀的毕业生,把这些人放在一起,很不好管。能招来应该不容易了,更何况你还想把他们留住。


作为公司的创始人,你就是要想招到比你强的人,而如何招到比你强的人加入,我的一个心得就是,自己先不要装,将自己的真实的一面呈现给他看。怀揣着一颗赤诚之心,这是会增加你人格魅力的一点。



04 关于商业模式的思考


我们正处于移动互联网这样一个好时代,每个人都可以随时随地的连接,这个移动化的时代给我们制造了大量的碎片化时间,当然也给我们带来了很多新的思维与商业模式的创新。


2009年,Workday融资,创始人是我的好朋友,他希望我能投资,这个公司当时年收入1亿美元左右,一年亏损2000多万,而估值却高达3.5亿美元,我当时没有投资。而我另外一个好朋友投了5000万美元。2012年Workday上市之后,估值大概50亿美元,而2013年即使其收入只有3亿多美元,亏损1.7亿,公司估值却高达100亿美元。


还有一个例子,因为我是做芯片出身的,早年我曾在英特尔参与过奔腾1和奔腾2的设计, 1997年当我创建NetScreen的时候,网络速度从10MB提高至100MB,所有的软件都不行了,做芯片是很自然的选择,因为做芯片能解决这个问题。


我们做防火墙这个产品,当时全世界有三十多家防火墙公司,我们就必须考虑怎么赚钱、产品怎么卖、产品怎么到达客户等问题。最后,我们选择不卖芯片而是卖系统,因为客户买了我们的芯片之后只能用我们的系统。而我们一旦做了这个系统,就比别人好很多。


我做防火墙肯定不如做了很多年的人做的快,因为我们团队当时只有几十个人。我们当时提出一个「硬件防火墙」的概念,在思科的基础上,将原来的软件路由器变为硬件路由器,从软件防火墙升级为硬件防火墙,把其中的芯片做起来叫硬件加速。





原来许多对手都将防火墙看成安全产品,而我把它看成是网络产品,因为一系列的网络安全都是基于各种网络的协议。我这么一定位,商业模式便和对手产生了差异化。而一旦这样定位以后,员工组织也不一样,NetScreen的员工有一半做网络,一半做安全,对手也很难追。



NetScreen就是采用不同的产品定位和技术,一开始主打需要高性能产品的客户,然后逐渐把功能再跟上,再一下子扩大。仅仅用了4年,NetScreen就从零做到了公司上市,上市第一天市值就高达24亿美元。

05 不做悲情英雄


创业应该持有什么态度是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,现在大家都在说创业需要有「坚持」的心态。


然而,在我看来,创业应该是一件快乐的事,你不应该悲情地去坚持。你应该是因为喜欢而愿意天天干自己的事,而不是为了达到上市目标,不是为了给投资人或者父母一个交代,否则你就会太累太辛苦了。


我曾投资过一个创业者,一个很聪明的海归,他做事也很接地气,我也有幸投资了他。但是几年之后,我发现他的企业虽然没犯过什么特别大的错误,但做的总是不温不火。不久前,他把公司卖掉了,我们从中也赚了不少的钱。



曾经有人问我的理想是什么,我说自己的理想就是做投资,能不能做投资人里的第一不重要,每天能跟创业者打交道和头脑激荡这本身就是一件令我高兴的事。


总之,坚持别太悲情,如果你把创业做成特别悲情的事,要经历多少苦最后达到目标,最后就算挣钱了,身体和家庭可能都会受到影响。